切换到宽版
  • 2097阅读
  • 0回复

信贷、涉房违规屡现!一季度超4亿元罚单落地后,银行能否收敛?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邰冬卉
 

游链金

      来源:北京商报
      
      2021年,监管对银行业依然保持高压态势,4月5日,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一季度银保监会机关、银保监局以及银保监分局针对辖内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农村信用联社等机构以及个人(罚单统计以公布时间为准)合计罚没金额超4亿元,罚单金额远超去年同期。分析人士认为,在严监管环境下,绝大多数金融机构违法违规行为会有明显收敛;但此前暴露出业务违规、金融违法案件之所频繁,也反映出这些国内部分金融机构内部制度不健全、公司治理不完善和监管存短板、相关业务员队伍素质有待提升等问题。
      

      
      “重处罚”成为了今年银行业监管的关键词。4月5日,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一季度银保监会机关、银保监局以及银保监分局针对辖内国有大行、股份制银行、城农商行、村镇银行、政策性银行、农村信用联社等机构以及个人合计罚没金额超4亿元。
      
      今年1月,监管对银行公布的罚单金额最高,1月银保监系统共公布了258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27648.32万元:其中,银保监会共开出了5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达15370万元;银保监局共开出了97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达5650.42万元;银保监分局共开出了156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达6627.9万元,1月罚单数量和罚单金额为一季度最高。
      
      2月,监管对银行业的处罚力度稍有放缓,银保监会未公示罚单,各地银保监局共开出了30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达2135万元;银保监分局共开出了60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达1898.5万元。
      
      3月,监管的处罚力度再次加强,银保监会机关公布了一张450万元的大额罚单,银保监局合计罚没3305万元,共公布了46张罚单;银保监分局共公布了75张罚单,合计处罚金额3652万元。
      
      另外,从个人罚单来看,一季度,监管也将“双罚制”落到实处,加大了对个人的问责制度,一季度共有143人被罚,合计罚没金额达到939.5万元,有411人被警告,16人被取消高管任职资格,40人被处以终身禁止从事银行业工作的“顶格处罚”。
      
      相较2020年一季度2.47亿元罚单金额相比,2021年一季度罚单金额整体呈现走高趋势。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陶金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预计称,在总量政策不会扩张的情况下,加强信贷规模和投向进行精准调节的必要性加大,近期央行也多次开会提及加强对信贷的指引,这将进一步提升对商业银行信贷行为和风控工作的监管强度。加之金融稳定上升为央行更加重要的政策目标,对商业银行的资金监管强度也会加大。在此背景下,商业银行若不进行更加审慎的经营和更细致的风控,触发监管处罚标准的可能性还是会继续变大。因此总体看,在监管加强的情况下,未来银行罚单数量仍然有可能继续增加。
      
      “大案”罚单剑指银行违规乱象
      
      化解金融风险一直是监管永恒不变的主题,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相较以往的不同,今年以来,百万元以上的大额罚单较为常见,千万元级别的罚单也屡见不鲜。
      
      通过梳理,今年一季度,超过百万元级别的罚单共有38张,分区间来看,千万元罚单共有4张,200万-800万元的罚单共有9张,100万-200万元的罚单数量最多,为25张。
      
      从处罚案由可以看出,违法发款、信贷资金被挪用仍是违规“重灾区”,而涉房违规也成为监管严打的重点。例如,今年1月初,国家开发银行因存在“为违规的政府购买服务项目提供融资、违规变相发放土地储备、向资产管理公司以外的主体批量转让不良信贷资产等24项违法违规行为,被银保监会罚款4880万元。
      
      据了解,此次罚单是监管机构针对该行2015年-2018年累计的大案要案所做的处罚。在被罚后,国家开发银行回应称,“已针对为违规的政府购买服务项目提供融资、违规收取小微企业承诺费等问题,采取系列整改措施,并对有关责任人员依法依规严肃问责。”
      
      城、农商行的违规问题也较为突出,在200万-800万元的9张罚单中,瓯海农商银行也存在信贷违规、涉房违规问题,具体违法违规缘由是“信贷资金违规流入股市;信贷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市场;流动资金被用于固定资产项目建设;财务会计信息不真实”等,该行被银保监会温州监管分局罚款245万元。
      
      在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看来,业务违规、涉房业务一方面是存在套利空间,另一方面,国内监管和金融机构内部存在监管短板或盲区。信贷资金违规损害了股东投资者利益,同时,资金涉房业务违规,也容易滋生局部金融风险,削弱宏观调控政策效果,并损害区域经济中长期发展潜力等。
      
      其他违法违规行为中,泉州银行漳州分行因“流动资金贷后管理未尽职”被罚100万元;福建海峡银行被罚100万元的缘由是“未经批准变更注册资本”;闽侯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则因个人贷前、审查、贷后管理不到位被罚100万元。
      
      周茂华进一步指出,可以预见,接下来绝大多数金融机构违法违规行为会有明显收敛;但此前暴露出业务违规、金融违法案件之所频繁,也反映这些国内部分金融机构内部制度不健全、公司治理不完善和监管存短板、相关业务员队伍素质有待提升等问题,由于国内金融机构数量和业务量庞大、复杂,短期难以杜绝根除;监管与治理还得久久为功。
      
      除信贷管理、涉房领域的罚单外,银保监会今年1月也公示了对工商银行的一张千万元级别罚单,其中违规行为多因理财业务违规,因存在理财资金承接本行自营、封闭式理财产品相互交易调节收益等行为,该行被罚5470万元。
      
      加强内部风控能力
      
      违法发款、信贷资金被挪用等违规行为背后折射了银行为追求高收益,忽视风险的举动,而2021年以来,北京、上海、广东、深圳等地监管机构均发文要求肃清“经营贷”炒房乱象,严禁违规资金流入楼市。可以预见,未来监管对银行的涉房业务、信贷业务、资产质量等都将会持续严格。
      
      周茂华认为,随着国内监管环境变化,对于银行来说机遇与挑战并存,国内银行业发展大方向明确的就是不断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升服务质量,中小银行主责主业、深耕区域市场,培育多层次银行体系。短期看,银行业需要形成合力,适度加大实体经济薄弱环节和制造业等重点领域支持力度,推动国内经济平衡发展可持续发展。对于中小银行需要加快明晰股权结构、健全管理制度、完善内部治理,培育依法合规开展业务和稳健经营企业文化,采取差异化竞争策略,提升风控和经营能力,拓宽融资渠道。
      
      对于银行业合规发展路径,陶金表示,首先,商业银行要正确理解当前对于信贷指引的政策方向和信号,自上而下地加强内部风控能力建设,严格落实贷前、贷中和贷后的账户和资金风险管理,并对自身违规行为予以更大力度的处罚,形成严格制度。其次,还是要开拓更多适应新经济的业务场景,挖掘更多新业务的潜力。通过这些可持续性好、前景广阔、收益丰厚的业务,商业银行可以逐渐摆脱对房地产市场的绑定,从根本上规避违规风险。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宋亦桐
      
      举报/反馈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建议存为草稿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