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656阅读
  • 0回复

“我38岁,这是我第一个孩子啊”,一男子掩面痛哭,义乌铁警立刻“出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在线牵从丹
 

娱乐游戏平台

      1月12日,春运第三天,义乌火车站内熙来攘往、接踵摩肩。
      
      “呜,呜……”突然,二楼候车室角落里的一阵哭声,引起了巡逻民警的注意,一名身着深色外套的中年男子正在掩面痛哭。
      

      
      “男子衣冠整洁,身边没什么行李,我第一反应估计是遇到了什么麻烦。”随即,民警上前耐心向男子了解情况。
      
      男子姓周,陕西西安人,目前在义乌、东阳一带从事家具加工。1月11日晚,他先后接到老家的母亲跟医院打来的电话,得知临盆在即的妻子遇到突发情况住进了医院,状况紧急需要他马上赶回去。
      
      “本来我老婆跟我一起在这边(务工的),后来怀孕,我比较忙也照顾不过来,就让她先回去养胎了。我今年38岁,这是我第一个孩子啊!”
      
      周先生说,因为春运期间车票难买,他想尽了各种办法才买到一张1月12日15:52分发往西安北站的高铁票。然而,为了离开义乌前尽可能多完成一部分扫尾工作,周先生在时间计算上出现了失误,最终没能赶上高铁。
      
      “我爸妈年纪大,身体也都不好,现在在老家,等于是我妈一边要照顾行动不便的老爸,还要照顾我老婆,而我是全家唯一的经济来源。”错过高铁后,周先生百感交集但又万般无奈,最终在候车室的角落里失声痛哭。
      
      得知这一情况后,义乌铁路民警立即连同车站为周先生寻找其他能尽快回家的线路,“我们查询后,发现他可以先从义乌前往南京,再由南京转车去西安,与原定班次的抵达时间差不多。”民警说。
      
      随即,义乌火车站为周先生了相关的改签手续。在临检票前,周先生握住民警的手再三道谢,并当场打电话给母亲报了平安。
      
      “要是没义乌的警察,我真不知道怎么办了,真的非常感谢!”
      
      延伸阅读:
      
      三九冬夜,北京铁警徒步2公里救助走失老人
      
      1月9日小寒节气的第三天,地处北京西北的昌平区南口站夜间室外温度已达零下6度,北风4、5级,天气非常寒冷。
      

      
      这么冷的天,是谁摸着黑,在干什么?带着疑问,南口站派出所接警后,副所长张宁带着民警赵江立即驱车前往沙河站西北环线。
      
      西北环线地处海淀区和昌平区交界处,附近除了铁路南侧有一家焊轨厂外,离得最近的居民区就是海淀区上庄镇的梅所屯。
      
      张宁带着赵江徒步寻找。四周漆黑一片,他们打着手电,在尚未融化的积雪里,深一脚浅一脚向西行进。
      
      从西北环线33公里217米处向西走了约半个小时,他们终于在31公里100米处发现一名70岁左右,体型消瘦,头戴深灰色绒线帽子,上身穿深色薄布棉袄,下身穿黑色长裤的老人独自蹲坐在铁路道心内。
      
      老人神情木讷,眼神呆滞,身体被冻得瑟瑟发抖。张宁见状赶紧将老人搀下铁路,一边询问一边送上随身携带的热水。
      
      老人说话含混不清,无法说出自己的住址。又徒步走了2公里,张宁他们才带老人回到警车上。上车后,他们赶紧给老人打开暖风。
      
      老人暖和过来后,在民警的问话中,除了会说“忘了,嗯”等含混不清的语句,无法正常交流。
      
      随后,张宁带人以老人的发现地点为中心,将周边半径10公里的村镇全部走了一圈。在近3个小时的寻找中,老人依旧无法清晰说出自己的家庭住址。期间,民警给老人买来面包和泡面,让他果腹。
      
      除了附近村落和居民区,民警还走访了周边昌平区、海淀区的派出所。1月10日凌晨0时35分,民警终于从海淀分局上庄镇派出所了解到,该所头天上午接到一名家住冷泉的张女士报警,称66岁的叔叔张某出门后走失。
      
      上庄镇派出所民警发现,张宁带来的老人和张女士报失的老人非常相似,于是接过老人,并联系报失的张女士前来认领。
      

      
      据张女士讲,9日早晨6时许,叔叔出门后便失去联系。由于老人患有轻度智障和语言障碍,外面那么冷,家人非常焦急。还好有民警的热心帮助,老人才平安回家。
      
      来源:北晚新视觉网综合 钱江晚报微信公号 北京日报客户端
      
      流程编辑:TF020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