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到宽版
  • 4阅读
  • 0回复

没踢过球竟是体育特长生,美国最大高校招生丑闻暴体育特招漏洞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简悦恺
 




      
      现实中的霍夫曼也对自己孩子很上心。为此,她和丈夫甚至花钱让女儿在一个监考官被买通的考场里参加SAT考试(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俗称美国高考)。
      
      不同于电视剧,霍夫曼的行为最终被发现,而她的行为只是美国史上最大高校入学舞弊事件中的一例。
      
      当地时间3月12日,整个事件的主谋威廉·里克·辛格(William Rick Singer)在波士顿联邦法院受审,罪名为密谋欺诈 、洗钱和妨碍司法。同时,马萨诸塞州检察官公布,从2011-2018年,共50名家长、高校招生负责人和大学体育教练涉案,他们均被起诉(9名大学名校教练、2名SAT和ACT考试的管理人员、1名监考官、1名大学管理人员和33名父母),涉案金额高达2500万美元。
      
      从2011年开始,辛格以Edge College & Careerwork LLC的高校信息咨询服务公司为经营主体,通过买通SAT和ACT(另一类美国大学入学考试)考点考官、安插替考人、贿赂大学体育教练和伪造体育生履历等方式,将多名资历不够的学生送入包括耶鲁、斯坦福、UCLA和乔治敦大学在内的美国名校。
      
      辛格常用的操作方法有两种——买通某场SAT或者ACT考试的监考,让他们帮指定的考生在其不知情的情况下修正答案;安排一个名为马克·里德尔(Mark Riddell)的替考人帮学生参加考试。
      
      每场代考家长要支付辛格1.5万-7.5万美元(约合10万-50万人民币),以捐赠的名义汇款给Key Worldwide Foundation的基金,这一基金与Edge公司是相连关系。
      
      第二种方法就是贿赂大学体育校队教练,让教练要求招生处准许某位学生以体育生身份入学,之后只要该学生的学业成绩达到一个远低于正常入学水平的标准,即可被录取。
      
      为了让第二种操作看起来逼真,辛格还会让家长和自己的工作人员PS学生玩某项运动的照片、编造参与过的赛事以及获奖头衔。
      
      “你可以走前门,就是通过学生个人实力进入大学,”辛格说,“你也可以走后门,通过家长给学校提供大笔建设资助费。我只是给大家开了一道侧门。”
      
      辛格的方式吸引了不少为孩子教育苦心经营的家长。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投资”此刻看来都是值得的。除了菲丽西提·霍夫曼,涉案家长中还有知名演员洛瑞·拉芙琳(Lori Loughlin)、美国伟凯律师事务所联合主席戈登·柯普兰(Gordon Caplan)、海格投资CEO曼努埃尔·恩里克斯(Manuel Henriquez)、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前CEO道格拉斯·霍吉(Douglas Hodge)等名人大亨,都听信了辛格的“侧门”理论。
      

      
      辛格的暗箱操作之所以能够畅行数年,关键在于他抓住了美国大学招生政策随机性的特点。
      
      在美国,学生大学入学结果受几项因素影响——入学考试成绩、课外经历或者个人才能、体育特长生身份、家长是否为申请学校校友、家长是否对大学进行资金或设备捐助,甚至学生的种族、生源地等背景信息。
      
      而想要进入以常春藤学校为代表的名校,学生要么是能力出众的“天之骄子”,要么就得家里有矿,入学竞争可谓惨烈。
      
      而走体育招生路线,不仅能够让学生以较低的学术要求进入学校,还有可能争取到一份体育生奖学金。
      

      
      而在招生过程中,大学给了招生官员和体育教练相当大的信任和自主权。对于他们推荐的人选,通常不会有太多的审查核实。
      
      2017年,辛格帮助一名加利福尼亚的女学生进入了耶鲁大学,为此学生家长支付了他120万美元。他伪造了一份该学生的足球特长生履历,递交给了耶鲁大学女足队教练鲁迪·梅瑞狄斯(Rudy Meredith)。虽然明知这名学生根本不是足球队员,梅瑞狄斯还是大手一挥给了她入学名额。入学后,辛格给梅瑞狄斯转账了40万美元。
      
      辛格还帮一个学校里根本没有橄榄球队的学生伪造了橄榄球运动员的履历,拿去兜给斯坦福和和南加大的校队教练。
      
      美国乔治敦大学网球队教练戈登·恩斯特(Gordon Ernst)就从辛格那里拿到了270万美元的贿赂。
      
      为了避免行为被暴露,辛格还长了个心眼。他一般不会推荐客户伪造学生篮球、橄榄球等高关注度体育项目的履历,而是选择网球、足球还有水球等在学校存在感不强、监管力度不大的运动项目。
      
      其实,这一切的操作可以轻易被捅破,只需校方一通问询的电话,或者招生人员费心多查查学生资料,或者多走几步路去实地探访,一切谎言就昭然若揭。但是,这些伎俩还是正常运转了至少8年。
      
      目前,尚未有涉案大学和学生被指控。学校已经采取了紧急措施,其中南加州大学解雇了体育部高级副主任唐娜·海涅尔(Donna Heinel)和水球教练乔温·瓦维奇(Jovan Vavic)、斯坦福大学开除了帆船主教练约翰·范德摩尔(John Vandemoer)、德克萨斯大学解雇了男子网球队主教练迈克尔·森特(Michael Center)。
      
      
快速回复
限8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